首页 > 金丝峡 > 正文

生态文明知与行——文化灵魂
2016-08-28 14:41:31   来源:   评论:0 点击:

经营管理者之歌 ——金丝峡管委会主任胡金鑫访谈录之六 记者:关于文化的定义,早在3000多年前,《易经》就有: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之议,1000多年前,北宋理学家张载有为天地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

经营管理者之歌
 
                   ——金丝峡管委会主任胡金鑫访谈录之六


    记者:关于文化的定义,早在3000多年前,《易经》就有: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之议,1000多年前,北宋理学家张载有“为天地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之论。
    胡金鑫:是的,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民族的灵魂。文化可以养心、养忘、养德、养气,可以增长智慧、涵养德行、陶冶情操、砥砺品格。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化也是生态景区的血脉与灵魂。
 
    记者:商南虽然是远离都市的经济欠发达的国家级贫困县,但商南地处秦岭、伏牛、郧西大梁三山交汇,鄂豫陕三省毗邻的结合部,境内生物、矿产、水力三大资源十分丰富,特别是山环水绕,林木葱蔚,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的生态旅游资源尤其丰富,开发潜力巨大,自从2002年凝全县之力,集万民之智开发金丝峡,发展旅游业以来,旅游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迅速成长。可以说旅游产业的从无到有,刺激了旅游文化的从无到有,也带动了商南文化的发展与繁荣。
    胡金鑫:有人说商南是南方的北方,北方的南方,泛指南北气候过渡,南北生物繁衍,但更重要的是南北文化的汇集与交融。打开商南史册,早在7000年前的旧石器晚期,商南的丹江沿岸就有先民活动的遗迹,到了5000年前的新石器时期,先民们就相对稳定的在丹江两岸过着渔猎生活。以过风楼先民遗址为中心,东西距离相对均匀的分布着13处先民遗址。特别是过风楼遗址、梁家湾遗址,堆积着仰韵文化、龙山文化、楚文化。有学者根据文物遗存和中国历史地图册推断,提出了春秋郡国都在过风楼,春秋时期的武关在梳洗楼,这些推断,虽然尚需进一步的史学考证,但命题本身就是蕴涵丰富的文化宝藏。秦代有商山四皓之一的甪里先生,汉代的富水已是十里长街,在汉墓中出土的亭阙画像砖再现了汉代富水“华阙双邈,重门洞开”的豪华气势,在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汉刘邦纳张良计,在富水筑城屯兵,养精蓄锐,翌年出武关,进关中,成帝业。明.清时期,境内是农民起义军李自成、刘通、太平军、白莲教与军官反复激战的地方。其中李自成三进三出,留下住寨屯兵,娶妻生子的轶事。抗日战争中.晚期,商南成为前方的后方,后方的前方,国民军政部后方医院,弹储所,军械库及正规军,别动队都云集于此。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商南是陕南游击队接应中原军区北路突围的前沿阵地;是中原突围北路主力入陕后的第一个立足点;也是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策源地与东南门户。可以说商南是历史文化、生态文化、红色文化资源的富集的洼地。
 
    记者:是的,商南自仰韶文化、龙山文化、楚文化、秦汉文化、至唐宋以后的驿站文化、古道文化,南交融的民间、民俗文化,近代的红色文化等丰富的文化积淀,多姿多彩的文化元素,构成了独具特色的商南文化资源。相对于地下的矿产资源,地上的生物资源,水力资源,前者是乌金,是黄金,后者则是白金。
    胡金鑫:政治经济学的一个基本观点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与繁荣,必然伴之以文化产业的发展与繁荣。根据国际经验,越是发达的国家,文化消费的比重就越高,文化产业对GDP的贡献就越大。西方经济学家作了一个调查分析认为:当人均GDP突破3000美元以后,社会对文化产品的消费会有大的突破,并且伴随着人均GDP的增长,文化消费所占比例就越大。
    商南2012年突破生产总值47.39亿元,增长14.8%;固定资产投资45.54亿元,增长55.9%,财政收入3.76亿元,增长19.9%;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058元,增长15.8%;农民人均纯收入5529元,增长18.2%。
    我国经济学家十分关注文化市场、文化产业,他们作过一个统计分析:2008年,我国人均GDP达到3266.8美元,同阶段文化消费总量为7000亿元左右,缺口达3万多亿元,增长空间相当可观。就拿今年红遍全球的《阿凡达》来说,20多亿美元、100多人民币的票房价值,已经给了我国文化产业许多思考和冲击,同时也给我国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专家、学者、业者许多的思考和冲击。同时也让专家、学者、业者、志士仁人们看清了文化产业这块蛋糕究竟能做多大。
 
    记者:如此大的缺口,商南能分几杯羹,金丝峡又能得到几杯羹。
    胡金鑫:很关键的一点就是我们必须审时度势,抓住机遇,快速跟进,抢占先机,清楚看到自2009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正在以推进经济结构战略转型为契机,紧密结合国际金融危机下,必定迎来文化事业大发展的规律,给予文化产业发展最大的政策支持,这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发展机遇。
    金丝大峡谷是一处文化积淀很深的地质、生态旅游景区。在开发自然资源的同时,高品位、深层次地开发文化资源。构筑与景观相辅相成的文化体系。金丝大峡谷开发建设伊始,伴随着高起点、大范围的音像宣传,十分注重艺术文化开发建设,创作了一大批有价值的文化艺术作品,形成了金丝峡题材的文化艺术创作出版热潮和红极一时的文化市场的“金丝峡现象”。
    2003年春,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当代著名作家陈忠实带领陕西作家群到金丝峡采风,创作发表了数十篇赞颂金丝峡、商南茶的诗歌、散文,并留下了大量的墨宝,2003年9月,由本县资深文化人谭学礼作词,由当代著名作曲家赵季平作曲,著名歌唱家谭晶演唱的《美丽的金丝峡》在北京录制成功。这首歌曲获得中国音乐家协会、陕西省政府组织的陕西旅游歌曲大奖赛金奖。同年,第一本由刘新中主编丝路话语丛书《奇山秀水金丝峡》由陕西旅游出版社出版发行。
    2004年,著名诗人、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雷抒雁偕周明、阎刚、何西来、李炳银、南云瑞、王宗仁及陕西籍在京作家一行20余人到金丝峡采风,同年陕西旅游出版社出版第二本金丝峡丛书——《金丝峡诗文集》,收录诗歌、散文198首(篇);翌年,吟咏金丝峡的第三本书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与此同时,吕章申、王义夫、张保庆、京夫、肖云儒、于文华、董卿、毛阿敏等百余位大师级文化名人先后走进金丝峡、走进商南,创作了一批通俗、脍炙人口的诗文、墨宝。金丝峡还结合商南民俗特色,创作以一批歌舞、小品等文艺作品,起到了较好的品牌宣传作用。
 
    记者:2004年,金丝峡抓住央视录制《秦岭探访》栏目的机遇,多方协调,积极争取,以情动人,促成央视无偿录制金丝峡、商南茶特别节目29分钟,在央视12套播出,央视此行其他点上节目时长从不超过6分钟,在商南录制播出了29分钟,同年又成功创办了商南首届旅游.茶叶节,以及金丝峡每年一届的兰花节,开节庆文化经济之先河。对金丝峡景区走出陕西,走向全国起到了开路先锋的作用。
    胡金鑫:节庆文化是一种历史文化,是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形成和发展的民族文化,也是一种民族风俗和民族习惯。有深刻的寓意,有的是为了纪念某一重要历史人物,或纪念某一重要历史事件,或是庆祝某一时节的到来等等。在国外,许多发达的国家将“节庆文化”打造成特色文化产业。例如瑞士文化产业中最具特色的是丰富多彩的节庆文化活动。其特点是广泛的面对群众,吸引各国甚至周边国家的大批观众和游客积极参与。瑞士国家虽小,但举办节庆活动动辄吸引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人,大大超过举办地人口。一年一度的“日内瓦节”吸引的游客保持在200万人左右,欧洲规模第二大的电子音乐街头游行——“苏黎世街头音乐行”参加者也到80万人。他们将节庆文化打造成了特色产业,造福于广大国民。
    商南传统的节庆文化其实就是一种民俗,比如说:“闹元宵”、“清明会”、“七月半”。除“闹元宵”具有一定的文化元素外,其他的多是宗教祭祀。以旅游、茶叶为载体创办的“旅游茶叶节”,首次赋予了文化产业经济的内涵与功能。第二届旅游茶叶节,参与人口超6万,几乎商南城区常住人口的两倍,除大小宾馆、饭店、旅社、农家乐家家客满之外,许多机关、学校、居民家庭打地铺待客,还辐射到邻县丹凤和河南的西峡、淅川。每次节庆活动除普通游客消费外,吸引了遍及全国大批客商来到商南进贸易、投资洽谈。三届旅游茶叶节节庆文化活动,吸引贸易、投资50多亿元,及大力提升了金丝峡、商南茶、商南县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记者:金丝峡景区在获得国家森林公园认证之后,又申报并被认证为国家地质公园、国家水利风景区。继央视地理中国栏目组录制并播出《寻找还魂草》之后,又推出六集时长180分钟的大型系列片《丹江探秘》,同年央视十套又播出《深谷奇窟》。可不可以理解为,金丝峡将资源也当文化来做。
    胡金鑫:是的,资源也是文化,生态资源就是生态文化。金丝大峡谷地质、生态景观资源得天独厚、举世罕见。商南县在开发地质生态资源的同时开发资源文化。2004年深秋,聘请西北林学院、陕西省林业勘察设计院、杨凌农大等一批知名林学专家对金丝峡的生态资源进行考察,终于发现短柄木包栎天然原始林。新华社《每日电讯》、香港凤凰卫视刊登和播出之后,全国近40家电视台、主流报刊播出和刊发后。立即引起海内外关注。2006年聘请西北大学、长安大学、陕西省地质研究所的全国知名地质专家到金丝大峡谷进行地质考察,发现金丝大峡谷是国内最窄,世界少有的嶂谷;有发育完整、国内罕见的溶洞,还是国家级地质遗址、洋壳残片的存留地和“商丹断裂”的命名地。还发现了古生物化石蠕虫、海波纹、珊瑚虫等。这些重大发现,不仅增加了峡谷景观的神秘,同时也赋予了更深层次的资源文化内涵。
    兰是花中君子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金丝峡是中国极少数未受到破坏的兰花华中分布区。有人说中国兰草在秦岭,而秦岭的兰草在金丝峡。书法家启功题名为“兰花谷”,成为秦岭第一兰花谷。
    2011年10月22日至24日,中国地质学会旅游地学与地质公园研究分会第26届年会暨金丝峡旅游发展研讨会在金丝峡召开。原地质矿产部长宗瑞祥,中国地质科学院院长王小烈,中科院院士李延栋、刘嘉琪,中国工程院院士卢耀如,国务院参事谢又亭暨国土资源部、北京大学、中国地质大学、四川大学等20余为专家、教授、相关领导,高端研讨、高端给力金丝品牌高位提升。
 
    记者:金丝峡基础设施工程设计、施工处处浸润着浓重的文化艺术,把工程当文化做,当艺术做。从白龙峡口到黑龙峡魔女瀑布,沿途你可以看到有石板路、生态步道、进口木栈道、当地取材的圆木栈道……用金丝峡山上的蘑菇石、文化石、河卵石铺筑的人行道,在月牙峡这种难以逾越的危险地段,用钢丝绳悬起120米的悬桥,让游客充分体会旅游带来的快乐。
    金丝峡的廊、亭各各匠心独具,特色鲜明,用材考究。钢材、板材、装饰材料经过最新的工艺处理,亭子下面的板材经过三次抛光,呈现出光彩照人的效果,极富现代气息,所使用的漆全是环保型,与自然景观融为一体;情人谷观景亭充分体现人性化,游客在亭子里面就能欣赏到天高云淡的自然风光,这在我国景区是第二个。而高升廊,更是设计独特,施工精细,寓意深远,是传统文化与现代美学的完美体现。
     胡金鑫:这是一种工程文化现象,也是一种工程文化的体验,和工程文化的效益。“工程文化”既是近年来人民日益关注的一门新兴学科。随着经济全球化与我国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工程文化日益繁荣;工程活动与文化的结合日益紧密,二者相互联系,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呈现出工程文化化与文化工程化的发展趋势。工程与“文化”本来就是两个很大的领域,长期以来,人们多是对“工程”、“文化”分别加以研究,成为两条道上跑的车。而工程文化是客观存在的普遍深刻的社会现象,有必要把它们作为一个整体来学习研究,“文化”是基础,“工程”是平台,而在这个“平台”上,不同的产业现象又不断演绎着文化的发展与变迁。
    景区总体构划的一心、一廊、四区、五园的布局,处处蕴藏文化底蕴,彰显文化氛围。“一心”即秦岭奇峡核心景区,包括石燕寨、白龙峡、青龙峡、黑龙峡、丹江源景区;“一廊”即高速路口至门30公里山水生态景观画廊;“四区”是指前坪主入口综合接待区、栗园寨出口接待服务区、太子坪旅游项目区、太吉河金丝峡展示区;“五园”即兰花文化园、药用植物园、民俗文化园、烽火文化园、茶叶博览园;建设八大旅游项目,即泉水沐浴项目、国学主题酒店项目、索道项目、观光电梯项目、垂钓、漂流、沙滩浴等娱乐休闲项目,国际酒店的登山、射击等健身休闲项目,以栗园寨及五大观光园区为重点的生态休闲项目,金丝峡茶博园为重点的茶文化展示服务项目,处处彰显特色文化、品牌文化的韵律。
    一座航母型的异形建筑坐落在风景如画的丹江岸边绿茵丛中,这便是建筑面积8999平方米的金丝峡旅游接待中心。大型停车场面积达到4.4万平方米,停车泊位3500多个。按照国家5A级旅游景区标准,游客接待中心分为旅游接待、建设成就展示、旅游购物、休闲茶座、数字化景区展示等综合功能。LED大屏、商务查询、导游服务、宾馆酒店预订、乘车管理等各种服务一应俱全。在这里游客能感受到温馨如家的设施和宾至如归的服务。感受遐思无限的文化空间。
 
    记者:金丝峡有一个著名景点叫“石生树”,那是一棵生长在一块巨石上的国家二类保护珍稀树木——铜钱树。因为这棵树并没有生长在侧旁肥沃的土地上,而是把自己的根,硬生生地扎入石缝里,形成奇特的、超人想象的“石生树”景观。就像那棵倔强而茂盛的树,将自己的根扎进巨石缝隙里一样,金丝峡在开发建设之初,决策者们为了将商南最好的资源开发成最好的景区,不辞艰辛,几乎走遍商南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沟,在人迹罕至的深山峡谷中爬绝壁、趟溪水、啃干粮、遇猛兽,最终选择了金丝峡这片开发难度最大、投资强度最大,但也是生态价值最高的洪荒之地,作为旅游开发的突破口,为金丝峡今日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最为可贵的是,创造了旅游业界、理论界认为金丝峡在开发建设与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一种宝贵的、值得推广的精神价值,如果没有这种精神,就不会有金丝峡的今天,这种精神被人们称之为——金丝峡精神。这种精神就是人们感慨赞叹的那种知难而上,顽强拼搏的奋斗精神;那种尊重自然、高点规划、规范管理的科学精神;那种不循常理,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那种石树共生、刚柔相济的和谐精神。
    胡金鑫:是的,是精神,更是文化,创业文化。创业文化是指与创业有关的社会意识形态、文化氛围,其中包括人们在追求财富、创造价值、促进生产力发展的过程中所形成的思想观念、价值体系和心理意识,主导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创业文化是一个系统的社会文化工程,具有非常深刻的社会、经济、文化意义,它并不单单指的是文化,而是与经济直接挂钩的,具有可认知性的,体现着知、情、意相统一的文化精神。其基本内涵主要包括开拓、冒险和创新,即鼓励技术创新、管理创新和文化创新,具有开拓向上的勇气和激情,直面和容许失败,拥有和弘扬团队精神,注重学习培训,把知识经济时代的科学精神与创业精神相融合,通过知识和创业价值的发掘来实现区域经济和社会经济的腾飞。
 
    记者:商南本没有旅游业,自从2002年春县委决策、人大决议:开发金丝峡,发展旅游业“以来,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年一步大台阶,一年一番新气象。而今,金丝峡由一个峡深水险、与世隔绝的蛮荒之地,一跃而成为国家森林公园、国家4A级景区、国家地质公园、生态中国先进集体,这一顶顶桂冠,都是金丝峡的开发者、建设者们以坚定的信仰和不懈的追求铸造而成的。
    胡金鑫:金丝峡开发初期,无论是决策者还是建设者都经历、克服、战胜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和艰辛。首先是资金困难。县委书记、政府县长设法把一个钱掰成两个钱用,千方百计压缩开会的资金、建楼的资金、买车的资金,把抠出来的钱用到金丝峡的开发建设上来。金丝峡周边的农民,无偿出工出力,修路搭桥,以铁丝木棍捆绑而成的桥,越深潭、攀悬崖,一步步把相关领导、专家、学者、知名人士引进峡谷深处,一层层的撩开峡谷的神秘面纱,亮出惊世骇俗的靓丽。
    随着旅游产业的开发与发展,商南县将县城当做全县产业龙头来打造,围绕“城区最美、人居最佳、产业最强“的建设目标,高起点规划,高强度融资高标准开发建设四条大道、四个片区,总投资直逼30亿元。迎宾大道即将竣工,塘坝新区建设靓丽纷呈。鹦鹉沟片区、火车站片区、世纪新区正在如火如荼建设。商南文化广场、鹿城公园建设交付使用。为全力打造绿色商南、水韵商南、不夜商南、文化商南、健康商南增光添彩。2010年11月8日,商南顺利通过省级卫生县城验收,成为陕西省文明卫生县城。11月23日,又被命名为省级园林城市,这是千年殊荣,鼓励着商南人民满怀信心的向国家卫生县城,向中国旅游强县迈进。
    穷县要搞大建设,钱从哪里来?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反复地、语重心长地告诉班子成员,告诉全县干部群众: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贫困县要脱贫,要发展,不能一味的依靠国家布点大项目,给予大投资;也不能靠“输血“式扶贫支持,只能靠自己进入市场,通过撬动民间资本来实现快速发展、突破发展。因而就必须彻底开放依靠民力;全面开放借助外力;深化改革增强活力;加速发展壮大实力。以前所未有的决心和措施,大力实施”全民招商“、”全民创业“。县委、县政府号召百姓创家业、能人创企业、干部创事业、全民创大业,放手让一些创造财富的源泉涌动。2011年至2013年,全县共引进招商项目超过100个,总投资突破300亿元,是全面推行招商引资前25年落地项目的综合;财政收入从2010年的2.37亿元上升到2012年3.76亿元,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12家,达到20家。外来资金的注入,强力推动县域经济的跨越式发展。以县城为中心,金丝峡镇成为陕西旅游特色名镇,富水镇成为陕西重镇;清油河迈向陕南百强镇;赵川镇、白浪镇日益成为边贸重镇。城镇一体化开发建设,有效地撬动了民间资本,改革开放以来,先富起来的农民逐步向城镇集中,小富者向小集镇集中,大富者向中心城市集中,不断地向城镇注入新的活力,创造新的财富,同时也形成新的消费需求,形成城乡经济大循环。在吸引本地资本的同时,敞开胸怀欢迎外来的资本、思想的渗透和同化;欢迎外来人才的竞争和挑战;欢迎外来生产要素的富集与激活。如此,便造就了商南这个土石山区贫困县的快速发展。
    在城镇开发战略的强力推动下,生态产业应运而生,迅速成长,县委、县政府在绿化、美化、亮化县城的同时,大力实施退耕还林和天然林保护工程绿化荒山。开发生态产业,建设生态农业,发展食材产业基础,进行了推广种植养殖业,发展农、林、牧特产,使生态产业不断发展壮大。近年商南茶叶面积达到1万公顷,总产量5000吨,2011年12月15日,获得农业部颁发的“商南茶”地理标志证书,或“中国茶叶之乡”美誉。建设生态环境,保护森林资源。落实天然林保护面积达到301.62万亩,累计完成公益林建设51.4万亩,其中人工造林6.1万亩,封山造林9.9万亩,飞播造林35.4万亩新增重点公益林58万亩。在退耕还林的生态保护和生态建设的同时,跟随城镇化建设步伐,一批批农民进城、定居、创业,从根本上遏止了乱砍滥伐、开荒种粮的掠夺式经营方式,使遭到破坏的自然生态得到了有效恢复,商南的森林覆盖率达到65.3%,成为大秦岭深处的一颗生态明珠。
 
    记者:经济致用,文化致远。实践证明:创业,是发展之基,前进之力,富民之本;创业,是民生之福,平安之根,昌盛之源;突破发展,全民创业,在工业化、城镇化、国际化深入发展的新形势下,改善创业环境,推进全民创业实施科学发展、突破发展、和谐发展、全民发展的必然选择。同时,突破发展,全民创业还是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促进和谐发展、可持续发展的必经必由之路。
    过去农民是“洋芋糊汤疙瘩火,除过神仙就是我”,居民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以邻为壑,动辄吵架、对骂、斗殴、告状。随着旅游产业的兴起,人流、物流、信息流的大幅飙升,一家家打开了门户,以谦和的笑脸迎接远方的客人,学会了交流、沟通、宽恕、谅解,懂得了和气生财,和气是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化解了许多陈年积怨,更多的懂得并习惯了沟通和尊重,这是最重要的和谐元素。金丝峡的文化让人感受到的是生态文明的教育与启迪。

相关热词搜索:生态文明

上一篇:生态文明知与行——和谐环境
下一篇:生态文明知与行——旅游综合体

分享到: 收藏